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春花秋月(2)

第四章 半枚玉章(1)

  阳少春听完正义堂史后,思绪万千,他又问道:“妈,那你知道这半枚玉章是怎么一回事吗?”

  于君柔看了一眼丈夫,幽怨的说道:“其实这半枚玉章是你们外公临死之前跟我说的。”

  阳建国一听看着妻子,“怪不得当年你爸爸临死之前也要把我支走,为的就是给你说这半枚玉章的事呀!”

  于君柔有些愧疚的对丈夫说道:“建国,你不要误会,我父亲当时为什么要支走你,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能他是被自己的亲弟弟伤透了心,所以才对我这个他唯一的女儿绝对的信任,你不要再怨爸爸了。”

  阳建国苦笑一声,“君柔,你看我是哪么小气的人吗?”

  南宫小静和阳美玲洗完碗之后,也进入客厅。阳美玲便紧挨着阳少春的身边坐下,挽着他的胳膊,生怕他跑了似的,南宫小静则乖乖的在丈夫身边坐下。

  于君柔见丈夫不再埋怨,也放开了心声,对阳少春说道:“你们的外公在临死之前对我说,这半枚玉章是当年他救了一个香港人,那个香港人为报答他送给他的,哪个香港人说了,无论何时,不论是你本人还是你的后人拿着这半枚玉章来找我或我的后人,我都会倾全力帮助你。当年,你们的外公已经是省城第一富商,还有什么求人的,所以他也没在意,但看那香港人说得挺庄重,而且那半枚玉章也很精致便留在身上当饰物。”

  阳少春一听,“妈,那个香港人叫什么名字?”

  于君柔思索了一下后,说道:“我记得你们的外公只说了一遍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叫黄月林。”

  阳少春和阳建国一听这个名字都站了起来,异口同声的说道:“黄月林?”

  父子两的表情同样的惊讶,只不过阳建国惊讶的是他认识这黄月林,正是资助他开阳氏运输公司的香港老板,而阳少春惊讶的则是他也认识这黄月林,因为在部队的时候,他们的政治教导员专门为他们上了一堂关于黄月林的专业课,这黄月林的来头可太大了,只因他是在旧社会的上海享有“上海三大亨”之一黄金荣的嫡系后人,而“上海三大亨”便是“流氓大亨”黄金荣、“青帮大亨”杜月笙、“军阀大亨”张啸林,这三人可谓是旧中国黑社会的鼻祖。而这黄月林则是更了不起,他集三股势力在香港成立了全亚洲最大的黑帮组织“三合会”。亚洲有三大黑帮,一为香港的“三合会”,龙头便是这黄月林,帮众七十余万;二为日本的“山口组”,若头便是山井英彦,帮众五十余万;三为韩国的“黑龙道”,会长便是金胜昔,帮众三十余万。

  于君柔看着惊讶万分的父子两,问道:“怎么了?”

  阳建国缓缓坐下,又掏出了一根烟慢慢点上,深深吸一口,而阳少春也慢慢坐了下去,阳美玲看着父亲和二哥,奇道:“爸爸和二哥认识这个黄月林吗?”

  阳少春看了一眼父亲,没有说话。阳建国也看了一眼他,然后对女儿说道:“其实爸爸这个运输公司的幕后老板就是黄月林。”

  所有人都沉默了,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大哥,大嫂在家吗?”阳建国一听便看了一眼妻子,于君柔起身来到院子里,就看到二叔阳建军和他妻子习秀莲,便笑道:“是二弟和秀莲来了,快进来坐。”

  阳少春一看进来的人正是他的二叔阳建军,只见他高高的个子,稍微发福的身子,圆圆的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一身笔挺的短袖西装,还打着领带,脚上的皮鞋油光闪亮,右臂下还夹着一个老板包,一看就是有钱人的标志。而吸引他眼球的则是站在二叔身边的二婶习秀莲,小时候阳少春就认为二婶是最漂亮的,现在看来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变化,秀美绝伦的脸蛋上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留下些许痕迹,依旧雪白细嫩的肌肤更增添了她几分青春的气息,一身黑色的短袖连衣裙将她那丰满成熟的诱人胴体形成一道完美的曲线,极其诱人,白色的高跟细带凉鞋内洁白如莹的玉趾更加夺人魂魄,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阵阵成熟风韵带动她身体特有的香味直扑人鼻端,让人一看浑身上下莫名充血,异常兴奋,冲动就是最好的表现。

  “哟,少春回来了!”阳建军一看到阳少春格外高兴。

  “二叔,二婶”阳少春缅腆的叫了二声。

  “什么时候回来的?”阳建军在阳少春对面的竹片沙发上坐了下来,习秀莲也笑吟吟的看着英武帅气的侄子在丈夫身边坐了下来。

  “今天刚回来的。”阳少春一看美艳的二婶脸就红,这是他从小就有的毛病,习秀莲一看他红红的脸,不由想起他小时候,在自已家里吃饭的时候,呆呆的看自己,然后自己一看他,他就脸红的样子跟现在一样,只不过一个是六年前的少年郎,现在则是一个身材魁梧英武帅气的热血青年了,不过这样反而更让她信心十足,看来自己的魅力不减当年,谁说青春不在,谁说成熟不是一种美,对自己的姿色十分自信的她在年轻人的眼里得到了更大的鼓励,那份信心就更十足了,然而一抹不经意的粉霞已悄然扑上了她的粉脸,也许正是面前这个帅气的年轻人弄得吧。

  “回来就好,还回部队吗?”阳建军用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问道。

  “不回了,我是退伍转业回来的。”阳少春说道。

  “怎么样,工作有着落吗?”阳建军关心的问道。

  这时于君柔给他们倒了两杯茶来,放在他们面前之后就说道:“还不知道,不过要麻烦二弟你了,现在你是副镇长了,要关照一下少春喽。”

  阳建军一听笑道:“瞧大嫂说的,少春也是我亲侄子嘛,我肯定要帮的,这么着吧。”他回头看了一眼妻子说道:“秀莲呀,咱们酒店不是还缺一个保安经理吗,就让少春去做好了。”

  习秀莲一抚乌黑秀发笑道:“当然好了,看少春现在人也长高了长壮了,又是当过兵的,应该可以胜任了。”

  于君柔一听笑道:“那就谢谢二弟和秀莲了。”

  阳少春一听忙说道:“二叔,这样不太好吧,我刚回来就当经理,要不让我先从保安做起吧,等慢慢熟悉了再说。”

  阳建国笑着点点头,“嗯,这样也好,建军呀,就这么办吧!”

  阳建军笑道:“就听大哥的。”

  阳建强这时笑道:“二哥,你来找大哥有什么事吗?”

  阳建军一听笑道:“三弟,没事你二哥就不能来看看大哥吗?”

  阳建强笑道:“谁不知道二哥你现在可是大忙人,听说老镇长到上海住院去了,你现在是代理镇长了吧!”

  阳建军笑了笑,“是的,老镇长的旧伤复发了,前天刚送到上海去的,上级便让我先暂行代理镇长,一头的事,这不找大哥来帮忙了。”

  阳建国笑道:“说吧,什么事?”

  阳建军轻咳一声,将老板包拿出来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份材料纸似的东西递给阳建国说道:“大哥,这里有份合约,你先看一下这个。”

  阳建国接过那份合约,刚想看身边的电话就响了,“喂,我是阳建国,哦,老板你好,啊,你来了,现在在公司,哦,好的,好的,我马上过来。”

  阳建国放下电话后站起身来对阳建军说道:“老二呀,我得到公司去一趟,大老板来了。这份合约我也不看了,你说吧是什么事。”

  阳建国又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道:“昨天有个香港人到镇办公室找到我,说是看上了你的运输公司,想要和你做生意,这是他的合约。”

  阳建国听了这后,对阳少东说道:“少东,你看一下,然后拿主意。”阳少东跟着父亲做生意也有几年了,虽然是做助手,可也算是半个老板了,他点头道:“好的,爸,要不要我陪你去公司。”其实他是想去看看那个大老板黄月林,阳建国明白他的心思,说道:“你不用去了,我去就行了。”

  阳少春的眼神几乎就没离开过美艳的二婶,看着她和母亲边说边笑的样子,两个美艳之极的成熟妇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极其诱人的风韵让他全身充血,突然他看到大嫂南宫小静也在看他,他脸一红,低头装着喝水。

  阳建军和阳建强聊了两句,阳美玲趴在大哥身边看那份合约,虽然今年她才十六岁,可是非常喜欢法律,将来她也希望能做个大律师,所以对法律有关的东西她都爱看。

  阳少东书读得少,初中没毕业一些看不懂的东西,有时还要请教这个读高三的小妹,对那些条条款款的合约,他更是没什么兴趣看,不过父亲吩咐了要他拿主意,所以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看。

  阳建国到公司后,直接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了那个半百老人黄月林,手持拐杖正在喝茶,而他旁边则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年轻壮汉,看样子应该是他的保镖。

  “大老板,什么时候来的,好让我去接你呀!”阳建国边说边掏出香烟,黄月林一摆手说道:“建国呀,今天我来只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

  他刚说完,办公室的门就开了,阳建国便闻到了一股极浓的香味,回头一看傻眼了,进来的女人正是那刚才才到他家兴师问罪的美妇人,只见她一看到黄月林便撒娇似的叫道:“爸爸!就是他了。”

  阳建国一听这声“爸爸”,头上的汗便直冒,他只知道这美妇人是“正义堂”的大小姐,可却不知道她的父亲便是黄月林。

  黄月林笑道:“你又怎么了,建国惹你什么了?”

  美妇人黄美薇娇嗔道:“就是他的儿子了,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威胁我,要划花我的脸了。”

  黄月林一听不怒反而笑了,“你的小脸蛋现在不是没花吗,好了别闹了,爸爸现在有正经事要办,你先到外面去。”

  黄美薇娇声不依,赖在黄月林的背上撒着娇道:“我不管了,你的就是正经事,薇儿的就不是正经事了。”

  黄月林笑骂道:“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是不是你欺负了人家建国的儿子,人家才会用刀威胁你呀。”

  黄美薇娇声道:“不是啦,是他那个儿子骂我是大婶了。”

  黄月林一听更加乐了,“薇儿,你知道吗,今年你已经三十三岁了,建国的儿子我看也最多就是二十初头,叫你一声大婶也没什么错!”

  黄美薇一听更加不依了,“爸爸,薇儿不管了,你一定要帮薇儿出这口恶气!”

  黄月林一看女儿这么大了还这么爱撒娇,都是自己宠的,不由的假装生气,一顿拐杖说道:“薇儿,我知道建国是个老实人,他儿子也一定是个老实人,你不要玩得太火了,刚才豹子跟我说,你带去的四个废物连人家的边都没碰到就被人家放倒了,是不是呀?”

  黄美薇一看父亲生气了,也不敢过份,便哭泣起来,她知道父亲最怕的就是她哭,她一哭,果然黄月林心痛了,连忙安慰道:“好好好,乖女儿别哭了,你知道你爸最怕你哭了,好了我帮你出这口恶气好了。”

  阳建国一听,连忙说道:“大老板,少春他,他年纪还小,如果大小姐要处罚,就处罚我吧!”

  黄美薇一听父亲要为自己出气,不由一抹眼泪,嗔道:“我才不要处罚你,我就要处罚你儿子。”

  黄月林一看女儿不哭了,连忙问道:“好了,乖女儿,你说吧,要如何出气?”

  阳建国一脸苦苦的表情,让黄美薇一看不禁笑了起来,她想了想后问道:“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阳建国一听愣了一下,说道:“他叫少春。”

  黄美薇想了想后说道:“少春,少春,好,他既然那么会打架,就让他跟着我,做我的跟班,伺候我。”

  黄月林一听笑了,而阳建国却是大跌眼镜似的,看着这个美妇人,不知道她脑子里想些什么,苦笑道:“大小姐,这,这。”

  黄美薇一看阳建国不肯答应的样子,便娇声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怎么,不肯伺候本小姐吗?我就是要他天天叫我小姐,看他还敢不敢叫我大婶,哼!”

  阳建国没辙了,看向黄月林说道:“大老板,刚才我二弟已经帮我儿子找了份酒店保安的工作,这,我也不能过河拆桥呀。”

  黄月林笑道:“你二弟的酒店叫什么名字呀?”

  阳建国回答道:“就在这镇上,叫‘九重阳’大酒店。”

  黄美薇一听便笑了,“那更加好了。”说完便转身又趴在黄月林的肩膀上说道:“爸爸,我要当这‘九重阳’大酒店的总经理。”

  阳建国一听又是吓了一跳,黄月林却笑了,“好,只要乖女儿你想当,那就当吧。”

  “大老板,可是那可是我二弟的酒店,你不会。”阳建国开始为二弟的酒店担心起来。

  黄月林笑了笑,“建国呀,我这女儿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就喜欢玩,这么大了结了婚还是喜欢爱胡闹,你就让她当吧,至于你二弟那里我会去跟他说,相信他还会卖我这张老脸的。”

  黄美薇一听开心的说道:“我要当总经理了,先去酒店里看看。”说完就在黄月林的脸上吻了一下,“爸,我先走了。”说完就出了办公室。

  阳建国现在可真是哭笑不得,问道:“大老板,你这次找我来有什么吩咐吗?”

  黄月林这时沉下了脸,从怀里慢慢掏出了半枚玉章。


第五章 半枚玉章(2)

  阳建军看了一下手表后,说道:“少春呀,要不你现在跟你二婶去酒店看看,我到办公室走一趟。”

  阳少春笑道:“好的。”

  阳少东还抓耳挠腮的看着那份合约,阳建军笑了笑,“少东,不用急,慢慢看,明天再给我答复就好了。”

  阳建强也拍了拍阳少东的肩膀说道:“叫你好好读书你不听,看不懂了吧,让玲玲教教你。”说完也站起身来,与阳建军说道:“二哥,正好我找你这个代理镇长还有点事要谈,我跟你一起去办公室。”

  阳建军笑道:“不会又是要我给你批钱吧!”

  阳建强笑道:“你也知道我们学校的教资环境差,我打了好几个报告,本来要去找老镇长批字的,这下好了,直接找你就成了,哈哈哈”

  于君柔和南宫小静将他们送出去后,阳少春对母亲说道:“妈,我跟二婶去一趟。”

  于君柔笑着点了点,南宫小静看了一眼阳少春后,红着脸走开了,阳少春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嫂的脸会红,笑呵呵的看着她走开的身影,然后就闻到一股更加诱人的香味传来,二婶站在了他身边,笑道:“大嫂,我们先走了。”

  这阳少春的个子有一米七五左右,而这习秀莲的身高也有一米七左右,穿了高跟凉鞋后与他一般高,两人站在一起真是男的帅女的艳,让人一看真是羡慕死了。

  阳家离大酒店不是很远,阳少春与习透莲并肩走着,他不断的闻着从二婶身上散发出的阵阵熟女香味,真是让他全身充血,邪念顿生,他低着头不敢去看二婶。

  习秀莲看了看低着头红着脸的青年帅哥,不由笑道:“你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害羞了。”

  阳少春一听更加不知该说什么,“我,我没有了。”

  “听说当了兵的人胆子都特别大,没想到你的胆子反而比小时候还要小,呵呵!”习秀莲突然觉得如此挑逗这个年轻人自己的心会很快乐。

  阳少春一听抬起头盯着美艳成熟的二婶看,就像他小时候呆呆看着她那样,这一下倒让习秀莲粉面羞红,只见她满脸含春,浅笑吟吟,真是让人的鼻血都快流出来了,就在这时,一阵快速的摩托加油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习秀莲就“哎哟”一声,整个玉体就扑入了阳少春的怀中,阳少春眼尖得厉害,他看清楚了那两个骑摩托的人,坐在后面的尖脸猴腮一把抢了习秀莲香肩上的小挎包夺路狂奔,而阳少春则快速的展开双臂将这美艳成熟香得熏死人的二婶揽进了怀中,只觉得温玉入怀,芳香四溢,因为是正面入怀所以阳少春很清楚的就感觉到了二婶胸前那丰满坚挺的玉女峰是那样的柔软,那种感觉真让人抓狂,而习秀莲也是粉脸通红,因为在她扑人年轻侄子的怀中之时,她是低着头的,正好看见了年轻人那已经搭起的小帐蓬,高高挺起,还有意无意的碰触了一下她的下身,“啊”的一声习秀莲闭上眼睛,不敢去看,不敢去想,年轻男人身上强烈的阳刚之气熏得她身体开始有点飘了。

  “二婶,你没事吧!”阳少春虽然此时全身充血,邪念顿生,可是他还不敢在这大街上明目张胆的将美艳成熟的二婶就地正法,他极其舍不得的将二婶的玉体轻轻推开,看着她娇羞无比的绝美脸收,心里狂跳不止,习秀莲也明显的呼吸急促起来,倒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挎包被抢,正是年轻侄子的身体让她觉得心乱如麻,芳心鹿撞,只能用手抚顺着自己有些散乱的秀发,低低的说道:“没,没什么。”

  阳少春一看二婶没事,便说道:“二婶,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把包抢回来。”说完便向那摩托车的方向跑去,习秀莲一听忙叫道:“少春,不用追了。”阳少春跑了几米远之后一听,回头问道:“什么不用追了。”

  习秀莲一看年轻人有些焦急的脸色,不由的宛尔一笑,“傻小子,你到哪里去追?”

  阳少春一想也是,自己对这里的路又不熟,就算他已经看清那两人的样子,可也无从去找呀,更何况他们骑的又是摩托车,想要追回被抢的挎包谈何容易。

  习秀莲笑道:“不用追了,反正包里也没什么东西,都是我的一些化妆品,让他去吧!”

  阳建国看着黄月林拿出来的半枚玉章和自己那半枚玉章一模一样,可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便问道:“大老板,你这是……”

  “建国呀,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当年于正义对我有恩,我说过要报答他的,当我得知他死后,便到了这里,并查出了害死他的人正是他的胞弟于正生,我本来也想灭了他的,可后来想想还是由于正义的后人来帮他报仇的好,所以我便找到了你和你的妻子,我没有告诉你们我的真实身份,我让你做了‘正义堂’的天正堂主,就是希望你能从于正生的手中将属于你的东西亲手拿回来,这些年我致力于发展香港的帮会,所以对这边的事没有完全尽力,一是因为我那时却实找不到什么好的接班人,二是因为大陆和香港不一样,很多不利于我们的东西,我也不便强出头,现在好了,我已经把我在香港的帮会交给了我的女婿龙刚(看过本人前一本书的应该都知道他是谁了,呵呵,就是龙吟百美缘的男主角)管理,也抽出时间到这边来帮你,我女儿是顽皮了一些,可她的本性不坏,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尽量不要让她受委屈,只要她想要的我都会想方设法弄给她,就像这次一样,我让她到这边来当管事之人,也没指望她能帮你们什么。”

  “大老板,我知道大小姐是好人,可是我那儿子的事……”阳建国到底还在想着为儿子求情。

  “建国你放心,我听阿彪跟我说了,你那儿子有一身好功夫,让他跟着薇儿我也放心不会有人动她,这样我也好全身心的投入你这边,帮助你对付于正生。”黄月林的话让阳建国心里着实踏实了不少。

  “既然这样,那我就听大老板的安排。”阳建国知道自己不能太过强求了。

  黄月林点点头,“拿出你的半枚玉章。”

  阳建国将随身携带的半枚玉章拿出来,轻轻放在桌上慢慢推到黄月林手中按的那半枚玉章,果然是一块整的玉章,玉章上半部用隶书写着一个黄字和半边月字,玉章下面就是半边月字和一个林字,联起来就是黄月林三个字。

  黄月林笑了笑,“从现在开始,对付于正生的事就由我和你一起来完成了,呵呵”

  阳建国兴奋的说道:“谢谢大老板。”

  黄月林笑了笑,“不用客气,这是我该还给你们的。”说完,黄月林对身后的两人说道:“阿虎、阿龙,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跟着他吧。”

  后面两个身材魁梧的年轻壮汉双手一合什,低下头说道:“是!”

  阳建国一听忙说:“大老板不用了,还是让虎哥和龙哥保护你要紧,我……”

  黄月林沉声道:“建国,从现在开始你要清醒的认识到,我们要对付的于正生不是一个普通人,也不是将他杀死扔进城江里就一了百了的小事,于正生这两年的生意做得很大,而且与日本和韩国的接触也越来越密切,依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他,所以我让阿虎和阿龙跟着你不但是为了保护你,主要的还是防止于正生对你的家人下毒手。”

  阳建国这才明白黄月林的真实用意,真是感激得眼泪都差点冒出来了,激动的说道:“谢谢大老板!”

  黄月林开心的笑了起来。

  来到“九重阳”大酒店门口,阳少春还是被这气势浩大的场面所震惊,在这小小的城镇之上,竟然能够有这么大一座酒店,真不愧是为“小镇第一店”,这是一座只有六层高的建筑,可长却最少有半条街这么长,门前装饰豪华,平敞的广场前停着许多的小轿车,五六名保安分别在中间和两边维持着交通秩序,一个门童和两个迎宾小姐站在门口,这是一家集饮食、住宿、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大酒店,因为是建在小镇的最边上,后面就是起伏的雄山和碧绿的城江,真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好地方。

  习秀莲做为酒店的财务部经理,又是酒店的老板娘,当然每个人都认识她了,可是跟在她身后的这个高大英俊帅气的年轻人却不认识,但想想既然跟着她来的,一定是有来头的人。

  中间维持秩序的保安是一名小队长,姓宋名刚,外号“小钳子”,他最喜欢拍马屁,一看到美丽的老板娘来了,便忙跑上前去,“习经理,你好。”

  习秀莲也知道宋刚的为人,虽然不太喜欢这种人,但也不好明驳他的面子,微笑道:“宋队长值班呢!”

  “是的,习经理这是准备到那里去呀!”

  废话嘛,来这里当然是来工作的,还能到哪里去。习秀莲笑了笑,说:“这是我侄子,明天到这里来上班,我带他过来转转。”

  “哦,是习兄弟,你好你好,我叫宋刚。”宋刚热情的向阳少春伸出了手,对于老板娘的侄子当然是姓习啦,本以为他这样讨好会得来习秀莲的夸赞,没想到习秀莲一听便气道:“他姓阳了,是总经理的侄子,好了,你快去做事吧!”

  宋刚一听脸都变了色,但仍是嘿嘿的笑着,阳少春看着他也觉得好笑,握住他的手说道:“你好,我叫阳少春。”说完便跟着二婶往大厅走去。

  来到大门口时,就看到那站在前面的迎宾小姐,心里直赞叹,这么一个小小的镇子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美女,母亲和小妹是美女当然毫无疑问了,大嫂和二婶都是天仙似的美女就更不用问了,可眼前这个女孩子真是生得美,高高的个子,苗条的身段在大红色的旗袍当中婀娜多姿,丰满坚挺的双峰高高耸起,细如柳条的纤腰,丰满圆润的臀部和那双雪白修长的玉腿,长长垂直的乌黑秀发,再加上她那张极美的脸蛋,简直就是美女中的极品,让人看了不自然的会产生一种爱恋,而另一个迎宾小姐虽然没有她这般美但也绝非平庸之辈,俏丽的五官加上甜甜的笑容,配上她那傲人的身段,也活生生是一个小美女。

  习秀莲站在前面那个迎宾小姐面前,低声训斥着,阳少春看她好像很紧张似的,但又听不清楚二婶说了些什么,只是很简短的几句,之后就朝里面走去了。阳少春跟在身后朝她看了两眼,那两个迎宾小姐同时向他低头说道:“欢迎光临!”

  声音真好听,阳少春冲她们笑了笑,然后就带着从她们身上飘出来的极品幽香进入了酒店大厅。

  大堂副经理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他正在大堂里晃悠着,一看到习秀莲便立刻小跑了过来,“三妹!”

  习秀莲一听立刻皱着眉头说道:“大哥,跟你说了多少次,在酒店不要叫我三妹,你怎么老是不记得呢!”

  中年人正是习秀莲的大哥习海平,因为下岗在家没什么事做,习秀莲便让他到酒店里来做事,可他人过中年又什么都不会,无奈之下只好让他做了一个在大堂领路指路的副经理,他仗着自己是总经理的大舅子,经常是“妹妹,妹夫”的让习秀莲头痛死了。

  阳少春一听,便笑道:“大舅!”

  习海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阳少春,因为他不在小镇上工作,所以很少接触阳家的人,对阳少春更是知之甚少,不由问道:“你是谁?”

  习秀莲还在生大哥的气,不由怒嗔道:“他是建军大哥的儿子,少春啦!”

  “哦,哦,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去当兵的,哈哈哈。”习海平大大咧咧的人性倒是让阳少春很喜欢。

  “好了,你快去做事吧,我带少春去酒店转转!”习秀莲怕自己这个大哥拉起家常来没完没了,这不影响工作嘛,干脆把他支走,便领着阳少春在酒店参观。


第六章 美艳熟妇

  阳建国回到家里的时候,于君柔和南宫小静正在客厅里看电视,阳美玲则回自己的房里听音乐去了,阳少东在妹妹的帮助下总算看明白了那份合约,正等着父亲回来呢。

  一进家门,阳建国就叫道:“君柔呀,君柔。”

  于君柔起身回头一看,见两个身材魁梧的年轻壮汉一身黑西装戴着墨镜跟着丈夫进入客厅,不由的愣了一下,阳建国笑道:“不用怕。”他指着左边的年轻壮汉说道:“这位是龙哥。”然后又指着右边的年轻壮汉说道:“这位是虎哥,从今天起,他们住在我们家,你去给他们把客房收拾一下。”

  于君柔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可又不好当着丈夫的面问,便假意笑着说道:“好的,好的,我这就去,静呀,来帮我收拾一下房间。”南宫小静应了一声,她正看着“还珠格格”精彩的地方呢,没有留心,等她回转身来准备跟着婆婆去收拾房间的时候,一看到左边的人便呆住了,而那龙哥一看到她也愣住了,慢慢拿下手中的墨镜,露出一张极其英俊的脸庞。

  与他站一块的年轻壮汉一看他的举止也愣了一下,慢慢取下眼睛,同样是一张英俊的脸庞,阳建国一看也愣住了,阳少东却不高兴了,他恼羞成怒,“你看什么看,不准看我老婆!”

  南宫小静一听便拉着准备冲过去要打龙哥的丈夫,娇声道:“你干什么?快住手!”

  阳建国也搞不清楚怎么回来了,立刻喝住儿子,“少东,你干什么,龙哥是你老子请回来的客人,有你这么待客的吗,混帐东西!”

  南宫小静制止丈夫之后说道:“你干什么,他是我哥!亲哥!”

  “啊!”三个人同时“啊”了出来,首先是阳少东,他惊讶这个帅哥竟然是自己老婆的大哥也就是自己的大舅子了,还好刚才没动他,但同样为老婆这句话弄矇了,因为他从不知道老婆还有个大哥,这可是头一回听到,能不“啊”的一声叫出来吗。

  而第二个“啊”的是阳建国,他怎么也没想到黄月林派来保护自己家人的龙哥竟然会是自己大儿媳妇的亲哥哥,而本来以为南宫亲家只有两个女儿的,这也太不思议了。

  第三个“啊”的正是那虎哥,他跟南宫龙一块练武,一块加入“三合会”,一块杀人,一块出生入死,真是一对生死兄弟,虽然他们都知道自己是孤儿,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亲人,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有一个如此美艳绝顶宛如天上仙女的亲妹妹。

  南宫龙苦笑了一下,“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真是上天对我的照顾。”说完就张开了双臂,南宫小静也像小鸟入林一样扑入了他的怀里,哭泣之声响彻客厅。于君柔本来出了门的,可一听到客厅里传来三声“啊”又听到儿媳妇的哭声,让她又赶紧打转回来了,一看儿媳妇扑入那个帅帅的年轻壮汉怀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阳建国笑笑:“君柔呀,这位龙哥是小静的亲生大哥!”

  “哎哟,是吗,那可太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嘛。”本来她还对这两个外表酷酷的年轻人不抱什么好感,现在听来是自己人就不一样了,也热情起来了。

  南宫龙看着妹妹哭泣的样子,有些心痛的问道:“爸爸妈妈还好吗?大姐呢?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一连三个问题真是让人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故事,而且一定是感人的传奇故事。

  虎哥拍了拍南宫龙的肩膀说道:“恭喜你了,南宫龙,总算找到亲人了。”

  南宫龙笑了笑说:“你也会找到你的亲人的,欧阳虎。”

  欧阳虎苦涩的笑了笑,“会的,一定会的。”

  阳少春跟着二婶将大半个酒店转了一遍,也对酒店的总体有了一个印像,当两人从保安部出来的时候,来到三楼转角处时,阳少春发现一道门上写着仓库,门却是开的,便问道:“二婶,你们这里的仓库都不上锁的吗?”

  走在前面的习秀莲没有注意到仓库的门没有上锁,不禁奇道:“没有上锁?不可能吧!”说完又走回到仓库,一看果然门没有上锁,大吃一惊,连忙推门进去一看,只见本来放着大量烟酒货物的仓库竟然乱七八糟,不由的倒退一步,这是怎么一回事,阳少春进来四周环视了一圈后说道:“这里被盗了,报警吧!”

  习秀莲立刻来到三楼服务前台,对着前台服务小姐厉声说道:“三楼是谁负责保卫的?”

  前台小姐看样子是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虽然穿着粉红色的工作服,但稚气未脱的粉脸之上还透着一股少女特有的神情和风韵,她看着习秀莲愤怒的眼神,有些颤抖的说道:“是,是包大个。”

  “你立刻去把他给我找来。”习秀莲发生脾气来的时候,胸前双峰也剧烈的前后起伏着,这让站在她侧身的阳少春真可谓是大饱眼福,一双眼睛直盯着那曾经感受过的柔软双峰,幻想着在那身黑色裙内美妙雪白双峰的模样,真是让人全身充血,邪念顿生。

  习秀莲看着前台小姐小跑的远去,再一看身边这个英武帅气的年轻人直盯着自己的胸脯看,不由的粉脸一红,娇声嗔怒道:“小混蛋,你看什么呢?”说这话之时,她的粉脸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晕,比刚才的模样更加的诱人犯罪了。

  阳少春一听,立刻俊脸扉红,转移视线说道:“没,没,没看什么。”习秀莲是又喜又气,娇声道:“没想到你当了几年兵,学得这么不老实了。”

  阳少春一听双转过脸来看着美艳成熟的二婶笑道:“二婶,我挺老实的,嘿嘿!”

  “老实?老实你个头,连二婶也看,有什么好看的,二婶都一大把年纪了,要看去看那些年轻的漂亮美眉去!”习秀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跟年轻的侄子说这种话,不由的粉脸更加羞红一片。阳少春看着她那似嗔胜娇的诱人姿色,也不知道从哪里的胆量,突然说道:“她们那有二婶你漂亮呀!”一说完,阳少春便赶紧转过脸去不敢看她的眼睛。

  习秀莲一听心花怒放,可脸上还是装成大人的模样,伸出纤纤玉手一把拧住阳少春的耳朵,娇声道:“好呀,你敢调戏你二婶来了!”阳少春耳朵一痛,低着头叫道:“本来就是二婶漂亮嘛,哎哟,二婶轻点,痛呀!”习秀莲娇嗔的哼的一声,将阳少春抓进楼层服务台内,坐在刚才前台服务小姐坐的椅子上,嗔怪道:“你说,二婶那里漂亮了?”

  阳少春滋牙咧嘴的叫道:“二婶从小就漂亮,长大了还是那么漂亮,就好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习秀莲一听芳心更喜,松开拧住年轻侄子的耳朵的玉手,娇媚无限的看着他,嗔道:“胡说八道,二婶都人老珠黄了,还天上仙女。”阳少春此刻是半跪在习秀莲身前,他一手捂着耳朵一边看着她笑道:“其实二婶比天上的仙女还要好看!”

  习秀莲一听粉脸更红,伸出玉手假装又要打他,阳少春一看本能的反应让他伸出双手一把就搂住了习秀莲的纤纤细腰,正好他的头就埋入了那丰满坚挺高高耸起的玉女峰之中,再次感受了那份柔软,真是让人魂魄俱失,那成熟美妇身上特有的芳香让阳少春混身充血,集于一处,硬痛的感觉胀得难受,“啊”习秀莲没想到年轻男人竟然会用部队里学来的擒拿功夫对付自己,那年轻男人身上强烈的阳刚之气和他在自己怀里憎来憎去摩擦双峰给自己带来的异样快感,在这小小的服务台内,一种刺激的禁忌气氛越来越浓。

  阳少春突然抬起头,发现美艳成熟的二婶竟然没有打骂自己更没有推开自己,只是用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双肩之上,不知是推还是抱,难道这就是欲迎还拒吗,想到这,阳少春的胆子便更大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一把将坐在椅子上的二婶转身压入自己怀中,看着她那红艳性感的樱桃小嘴,重重的吻了下去。

  习秀莲彻底迷芒了,当她看着年轻侄子吻向自己之时,竟然没有喊叫,没有躲避,没有挣扎,反而主动的迎了上去,当两人赤热的双唇吻在一起之时,好像那干柴烈火一般,成熟美艳二婶的樱唇竟然是如此的柔软,又香又甜,让人感觉好像喝醉了酒一样。

  这时,楼道上传来小跑的声音,习秀莲羞红了脸赶紧推开年轻男人的身子,坐了起来,而阳少春则乖巧的蹲了下去。习秀莲呼吸有些乱,整个身子都开始热了起来,那种禁忌的刺激感觉让她觉得浑身都被年轻男人弄得欲火焚身,真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阳少春也被刚才二婶的主动刺激的心更加痒痒了,就在他蹲下去的时候,看着二婶那雪白修长的玉腿,内心欲火更旺,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轻轻的抚摸起那细嫩光滑的玉腿,触感真是太美妙了。当年轻男人的手抚摸上自己的玉腿之时,习秀莲的芳心更乱了,跳得也更快了,粉脸羞红,呼吸急促,可是又不好再弯腰去拧他的耳朵,阻止他那双色手对自己身体的挑逗,因为她看到正跑来的包大个和那个前台小姐。

  也许是因为她脸红的原因,包大个以为习秀莲是气得,虽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也没敢大声喘息,只是不停的抹着头上豆大的汗珠,前台小姐更是从没看到脸气得跟包公似的老板娘,内心一阵恐惧,生怕会牵连自己。

  习秀莲强忍住身体的颤抖,因为年轻男人的色手已经开始顺着她的裙子往大腿摸去,这种超乎寻常的刺激感让她快疯掉了,上身保持端正的姿态,双眼怒视着柜台外面的包大个,“你,那个仓库怎么回事?”习秀莲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来的。在感觉到年轻男人的色手快要接近自己的中枢神经之后,她毅然的垂下一只手按住了年轻男人的色手,不让他再往前进。

  阳少春此时也是呼吸急促,心跳如雷,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可以如此与美艳绝伦的二婶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这种胆大包天的事,他竟然做出来了,而且还是在这么一个环境之下,那种与垂扎在生死关头之时的紧张感仿佛又在二婶美妙的身体引诱之下回来了,越是这样紧张刺激的事做起来的时候越是使人兴奋,这已经让他习惯了,只有保持住这种兴奋,他才能激发他身体的超能量,进而达到胜利的目的。

  “我,我,我不太清楚。”包大个的确不知道仓库的事。

  “是谁负责仓库管理的。”习秀莲的粉脸依旧很红,让人看上去依然很像是在生气,而且生很大的气。

  “是,是老刘,老刘负责的。”包大个赶紧把这个责任推给了老刘,谁也不愿替谁背黑锅,这个处事原则,一般人都会遵循。

  “去,去把他找来!”习秀莲一手拍了一下案台,借机抽身想要闪开年轻男人停留在自己大腿上的色手,可是事于愿违,因为她先动,所以年轻男人乘机滑过那只本来压制住他色手的纤纤玉手,直接抚摸上了那块神秘领地,温暖潮湿是第一感觉,阳少春差点叫出来,这种感觉打死他都不会忘记。

  “啊”,习秀莲的粉脸更红了,不经意的轻声呻吟了一下,美丽的脸庞仰起双目紧闭,另一只放在案台上的头不知不觉的握成了拳头状。

  包大个和前台小姐一看都以为美丽的老板娘快要气疯了,看她手握拳头状,都吓得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包大个更是连忙叫道:“我这就去,这就去。”

  前台小姐也跟着说道:“我也去找。”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